《从天堂到地狱》长篇纪实伦理小说,带你走进不一样 …

作者: admin 分类: 常州新闻 发布时间: 2018-08-05 23:32
本帖荣获天涯社区2017年度十大作品 第一次写长篇,毫无章法与技巧可言,码字全凭爱好,所以希望各位前辈,老师以及朋友们多多指导! 飞鱼在这里先谢谢诸位,祝福诸位在今天都能遇到真爱哦   ▁▁▁▁▁▁▁▁▁▁▁▁▁▁▁▁▁▁▁▁▁▁▁▁▁▁▁▁▁▁▁   【一】人逢喜事精神爽   四月的黎明是美好的,晨风中飘荡着油菜花香,树梢上早起的鸟儿叽叽喳喳地商量着什么,吱吱呀呀的开门声此起彼伏,勤劳的妇人们开始了一天的劳作。不一会儿,炊烟就在红瓦绿树间袅袅升起。   奎礼老汉穿着崭新的中式棉布上衣,下面是改良版的裤子,不过依然打着绑腿,这样看起来显得更加精神。   他弓着腰,用力挥着扫把清扫院子。他仔细地清理着院子正中用六角砖块铺的窄窄的甬道,缝隙里夹着一点点杂物他都抠出来,放在用来装垃圾的破铁桶里。   窗前的月季和石榴比着赛似的开花儿,把这个清爽干净的院子越发衬托得喜气洋洋。奎礼老汉拾起剪刀,把开过时的月季花剪掉,又剪了几支开得正好的,随手放在窗台的一个玻璃瓶子里。他看着瓶子里的月季花儿,脸上的褶子里都洋溢着宠溺的笑容。   一会儿功夫,偌大的院子被奎礼老汉收拾得干干净净。   奎礼老汉扛着扫帚,打开朱红色的大门,在门前的大街上扫了起来。晨辉洒在街道上,洒在奎礼老汉身上,老汉的笑容和朝阳相映生辉。不时有赶早下地的街坊高声和他打着招呼:“二爷爷,早啊,今儿高兴啊,给您老道喜了。”   每当这时候他都直起身子呵呵笑着回应:“他哥啊,下地趁早,别回晚了,开席不等人,今儿你兄弟的大日子,可得早回来呢。”   对方一边拍着牛屁股催它赶路,一边响快地回答:“得嘞,二爷爷你就放心吧,我什么都能耽误,就是这喝酒是耽误不了的。”   牛车在吆喝声中吱吱扭扭地走远,奎礼老汉在晨光里笑得见眉不见眼。   扫完大街,奎礼老汉拿一个马扎坐在门楼下,从腰间摘下他那个油光铮亮的烟荷包,装了一袋烟,有滋有味地吞云吐雾。   奎礼老汉是个传奇人物,年轻的时候挨饿闯过关东,曾经的兄弟五人至今就剩下他自己。兄弟虽然走了,但是儿孙辈可谓枝繁叶茂,兄弟五个,共有十个儿子,二十多个女儿,孙子辈更多,大概孙子孙女一共五六十个吧。   奎礼老汉在东北学会了种黄烟,自从大包干以来他一直带领自己的子侄们种植这个,村里人好多也跟着他学。黄烟的利润比庄稼要高得多,所以小小的村子在奎礼老汉的带动下,很是富裕。   奎礼老汉去年拿出所有的积蓄给儿子翻新了房屋,临街的宅基,前后各一流的八间大瓦房,等于一口气盖了十六间新房。这个事情影响很大,不仅自己村子,就是整个公社都声名远扬,谁提起奎礼老汉都会伸出大拇指。   前天,奎礼老汉又刚刚买回一辆拖拉机来,整个村子都沸腾了。因为除了大队,没几个人买得起拖拉机。奎礼老汉眯着眼看着停在临时搭起来的车库里的拖拉机,看看那油亮的车身,那系在机头上的红绸子越发新鲜夺目了,喜悦在老汉心底油然而生,幸福在老汉堆满皱纹的脸上像花儿一样绽放了。   (待续)【二】岁月静好  太阳红彤彤的,峻峰披着一身霞光向奎礼老汉走来。虽然穿着便服,依然习惯性地踢着正步。走到奎礼老汉眼前,轻快地跳上台阶,朗声叫:“二姥爷,早啊!”  奎礼老汉伸出手拍了峻峰一下,笑着说:“你小子,咋起这么早?”  峻峰嘿嘿笑着说“ 二姥爷,我习惯了,在部队每天都要上早操的,睡懒觉可不行。”  奎礼老汉往门里努努嘴:“进去吧,那俩懒货还没起呢。”  峻峰得到指令笑着往里走:“没起好啊,我去掀被子。”  奎礼老汉在脚边的一块青砖上磕了磕烟袋,把荷包卷起来拿在手里,看着峻峰背影一边笑一边自言自语:“老喽老喽,这些娃娃,一个个都长大喽。”  不一会儿屋里就传出两个大男孩嘻嘻哈哈的笑声。  奎礼老汉正打算起身回屋,突然被一双手臂从背后缠住,软软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来:“爷爷,猜猜我是谁?”  奎礼老汉眼里的笑意越来越深了,他摇摇头宠溺地笑到:“素素,你个傻丫头,爷爷一辈子都在猜这一个谜语。是你觉得是爷爷笨,还是该说你傻啊。”  素素咯咯笑着在他面前蹲下来:“好爷爷,饭好了,我来请您老人家回家用膳了。”  素素扶起爷爷,弯腰拾起马扎,祖孙俩挽着手回屋,走到窗前奎礼老汉指了指窗台上的月季花,素素欢呼着跑过去:“哎呀,真漂亮,我昨儿还想着该换新的了。爷爷你真好,你真是我的亲爷爷。”  素素妈探出身子看着他们一边笑一边温柔地招呼:“爹,别管这个鬼丫头,我们吃饭了。”  一边又扬着声叫道:“峻峰,小杰,快别闹了,吃饭了。”  峻峰和文杰一边说着话一边走,到了素素跟前峻峰停下来,文杰自己进屋去了。  峻峰轻声问:“素素,还在那磨叽什么,快回屋吃饭。”  素素羞涩地笑笑,小声嘀咕:“傻瓜,我在等你啊。”  两个人并排走进屋子,素素去放花瓶,峻峰跟素素爸爸妈妈打招呼:“舅,舅妈,我一大早就来蹭饭了,一会有什么活尽管吩咐我去做,我有的是力气。”  素素爸爸摆摆手:“快坐下,一家人别说见外话,你舅锅里啥时候都做着你的饭。”  文杰端着碗哧溜哧溜喝白粥,突然插上一句:“可不,都一家人了,还尽说两家话,峻峰你别把自己当外人不行啊。”  素素的脸颊飞上一圈红晕,白了哥哥一眼,娇嗔到:“喂,喂,你都是要娶媳妇的人了,吃饭也堵不上你那张破嘴。”  “峻峰你瞧瞧,就这死丫头,牙尖嘴利的你就是用钳子也拧不过她的嘴,这以后要是谁娶了她,可就要倒大霉喽,她是歪理一大堆,永远都霸着上风呢,唉,我真是可怜我那未来的妹夫哦……”文杰摇头晃脑的假装叹气。  “爷爷,爷爷,你听听我哥说什么呢?哪有哥哥这样毁妹妹名声的,要是将来我嫁不出去,他可得养我一辈子。”素素一偏身子,拿着筷子就要敲文杰的脑袋,文杰笑着跳开去灶上盛粥。  峻峰涨红着着脸小声说:“怎么可能嫁不出去,那个愿意倒霉的人正巴不得呢。”  文杰端着饭碗回来坐下,笑着拍了拍峻峰的肩膀打趣道:“吆喝,我倒是忘了你这个倒霉蛋了,我说你是不是受虐狂啊,从小被这鬼丫头欺负还嫌不够,还打算让她欺负一辈子啊,唉,唉,果然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哇,你完蛋喽。”  素素娇嗔的推了奎礼老汉的腿:“爷爷呀,你管不管啊,我到底是不是亲生的啊,你看我哥老欺负我,哼!”  没等素素说完,一家人围着饭桌哈哈大笑起来……  (待续)评论 会飞的鱼cM:差一点被你的眼泪击穿,实则是在唬人啊,我是谁,怎能轻易认出来呢。任你巡礼千百回,永远猜不出我是谁,嘿嘿??……评论 琳若追风: 我对霸道总裁系列不感兴趣,再说我一直没在职场混,有一部海漂题材的在酝酿,我一般纪实吧,纯杜撰不行,谢谢追风支持,有什么意见或者建议一定要跟我讲,我这是第一次写长篇,没有头绪。。。。。。。【三】小院有喜  吃完早饭,奎礼老汉又拎着马扎在门前坐下。太阳一竿子多高了,家里陆陆续续的来人,老汉一改往日的严肃,跟换了个人似得,小眼睛眯成一条缝,见谁都乐呵呵的。  他两个侄子培恭和培敬带着老婆孩子有说有笑地走过来了,好像是培恭家的儿子文远嘟囔了一句:“哎呀,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,我们老太爷今儿龙颜大悦啊,估计今儿不会挨骂喽。”  培恭一转身,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文远吐了吐舌头,对着他父亲的后背做了个鬼脸。  培敬远远地就和老汉打招呼:“二叔,早啊!您老今儿高兴吧,小杰今儿这个事你就放心吧,包在我们身上,今儿的席面保准让他们挑不出半点不是来。”  “你们今儿可得多上点心,你兄弟这是头一次办大事,咱可不能让别人背后说三道四,鱼啊肉啊有的是,别不舍得往锅里下,咱们老杨家也算是体面人家,小杰订婚可不能失了礼数,席面我可就指着你们了。”奎礼老汉清了清嗓子,严肃地对培敬他们嘱咐着。  “得嘞,您就放心吧二叔,咱老杨家办喜事肯定不会让别人说闲话,再说了您侄子我菜做得好可不是吹的。”培敬嬉皮笑脸地说。  “快进去忙吧,都等着你们安排呢。”奎礼老汉笑眯眯地催促。  一行人进去,不一会院子里就聚了好多人,文宽是长房长孙,个子矮嗓门大,在那里吆吆喝喝指挥他手下三四十号人。摘菜的洗菜的,搬桌子挪板凳的,大家忙得热火朝天。  女人们在七嘴八舌的议论:“小琴这丫头可真是上辈子上了高香了,摊上我们小杰,你看看要样有样,要貌有貌,家庭条件咱这十里八乡谁比得上咱们二伯家,啧啧,真是烧了高香了。”  “可不是,要不是看我们小杰条件好,怎么会那么爽快答应婚事?”  “我们二伯是谁啊,这几年名声都震天响,面子大得很呢。”  “不过小琴长得真是俊,除了我们素素再没见过比她俊的丫头。不过人家小琴可比我们素素高不少呢,小杰和小琴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。” 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,这园子里聚集着二三十号女人,简直就是唱大戏的了。  她们叽叽喳喳讨论正热烈着,今天的主角文杰收拾停当出来了,身高接近一米八的文杰穿着白衬衣,一条海军蓝帆布裤子,满脸都是掩饰不住的笑容,让他这些大娘婶婶们更是赞不绝口。  爱开玩笑的三婶大声嘱咐他:“小杰,订婚可是个大日子,你今儿要端着点,和你这些兄弟们使劲灌你丈母娘家人酒,让他们都趴到桌子下面去。这样说明我们老杨家酒菜好,才有面子。”  大娘是个严谨的人,她用手里的大葱轻轻地抽了三婶一下:“你就教着孩子们作吧,小杰别听你三婶的。这是新亲呢,刚攀上亲家别让人家出丑,你得多想想你那娇滴滴的小媳妇,她家人喝大了,她的脸上也不好看。”  “大娘,我知道,小琴跟我说了,说今天不能让她家人喝醉,她说到时候让我求个情,别灌她们家人酒,她怕她家人喝醉了丢脸。”小杰红着脸小声回复。  “哎呦,你看看我们家小杰,这还没娶进门呢,咋就胳膊肘朝外拐了,这就开始心疼媳妇了啊。”三婶一边说一边笑,引得旁人也哈哈大笑起来。  “小杰,快去接人吧,不早了。”小杰妈妈在屋里喊了一声,这一声喊仿佛是小杰的救命稻草,小杰来不及答应飞快地逃离了这群大娘婶子们。  (待续)【四】因为爱情  文杰丈母娘家在镇上,离着三里多地,小杰开着新买的拖拉机去接媳妇,拖拉机头上的红绸子在风中飘摇,一路上引来无数羡慕的眼光。  文杰和小琴两个人读书的时候就偷偷地交往过,不过那时候不敢明目张胆地恋爱,也就是偷偷递个纸条而已。高中毕业小琴父母托关系让小琴去了镇上的百货大楼上班,而文杰则在家随父母务农。两个人见面的机会少了,小琴在百货大楼也有不少追求者,这曾经让文杰很是苦恼。  这两年总是有人上门提亲,文杰都是红着脸拒绝,父母和爷爷也拿他没办法。最后还是素素揭穿了他的心事,记得当时爷爷一拍大腿,打包票说这事就包在他身上了,说是他孙子看上的人那就一定错不了。  第二天爷爷就去了镇上,据说是找了一个比较靠谱的人去小琴家求亲。本来两个年轻人都有这个意思,再加上提亲的人又比较有分量,文杰和小琴的婚事也就定了下来。爷爷的意思趁热打铁,麦收前把婚订了,两家也好准备准备,腊月十六就结婚,日子都已经选好了。  此时文杰的心真的是像花儿一般地绽放了。他开着崭新的拖拉机,真的想高歌一曲。从今天开始,他的生活又要翻开新的篇章。  文杰家里现在正忙得热火朝天,亲戚们陆陆续续开始上门了。麦熟时节天气开始微热起来,在没正式开席之前,人们都分散在院子和门口乘凉,一簇簇地聚在一起,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。  在新媳妇还没来之前,素素和峻峰暂时成了院子里的焦点。峻峰穿着军装挺拔俊朗地站在穿着淡粉色泡泡纱连衣裙的素素旁边,引来一群"啧啧"声。  "哎呦呦,看看我们素素和老韩家这外甥,可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!"二婶一边咯咯笑着,一边无不羡慕地吆喝着。  "可不是,素素可是我们这一家子的宝贝美人儿,峻峰你小子有艳福,也不知道你是几辈子修来的造化。将来娶了我们素素,你若是有半点欺负,小心我们这一家子不饶你。"大嫂半真半假地对峻峰说。  "是,我一定小心伺候 ,请嫂子放心。"峻峰从小在这里长大,并不显得拘谨,他双脚并拢,一个标准的军礼转了一圈,引来院子里一群人哄堂大笑。  “看看如今这些小年轻,也不知道害臊,这还没定亲就护上了。要是我们那时候,不要说这么明目张胆,就是偷偷摸摸的交往也会被打断腿的。”   二婶开心地调侃着。素素骚得满脸通红,她瞪了二婶一眼,娇嗔道:“二婶,你看看水都淌出来了。我爷爷刚打扫的院子,小心他老人家过来来骂你。”说完推了一把站在那里傻乐的峻峰,扭头就往外跑,正好和旋风般跑来的三丫头撞了个满怀。  三丫头的名字叫杨朵朵,是大伯家最小的女儿,也是这个大家族里面孙辈中最小的孩子,因为大伯老年得女,对这个小女儿特别宠爱。取名朵朵是多多的谐音,当初朵朵的奶奶说取个贱名字好养活。因为总有人逗朵朵说她是多出来的那一个,所以朵朵很反对人家叫她的名字。她在家里跟自己姐姐排行老三,所以家族里一般都叫她三丫头或者老三。三丫头古怪精灵,长得又好,深得家族人喜爱。如果说家族里有不惧老爷子威严的,那恐怕只有这刁蛮任性的小老三了,连素素在自己爷爷面前也不敢太放肆,老三倒是可以撒泼耍赖扯胡须,奎礼老汉可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的。  老三被撞了一下,才要发作,抬头一看是素素,眼睛立刻弯成一枚月牙而,笑得见牙不见眼。  (待续)【五】俏媳妇进门  素素看是老三,好脾气地笑笑:“三丫头,你个小冒失鬼,放学了啊?”  "素素,把你买的三毛那本《梦里花落知多少》借给我看看,我跟同学打赌我能借到的。"老三一把拽住素素的胳膊,半是命令半是请求地摇晃着。  “你个书虫子,峰哥哥又给我带了好几本书。不过你要小心不准给我弄破了,不然再也不给你书看了。”素素认真地对三丫头说道。  “好啊,你个臭峰哥哥,果然是重色轻友的人,我都给你们俩做过信使,买书都不想着给我也捎一本意思意思!”她一边嚷嚷着一边往人群外挪动。  好不容易挤到门口,三丫头一扭头看到坐着马扎的二爷爷,她调皮地一跳脚,嘴里怪叫一声,双臂就身后攀上奎礼老汉的脖子,嘻嘻哈哈地左右摇晃。奎礼老汉假装生气,手里的拐杖杵得地面哒哒作响。  “哎呦,二爷爷,今儿您可不兴生气,您看一会儿我新嫂子就来了,您老吹胡子瞪眼可别吓着我那个美人嫂嫂。”三丫头冲着奎礼老汉做了个鬼脸,转身就要抛开。  奎礼老汉伸出拐杖去挡三丫头的腿,三丫头灵巧地一跳躲了过去,嘴里嘟哝着:“哎呀,还来真的啊,不就是跟你闹着玩么?还用拐杖打我。”  奎礼老汉扯住三丫头的手,三丫头撅着嘴巴挣扎着,一脸不开心。老汉另一只手伸进口袋里,掏出一把花花绿绿的糖块,塞给企图从他手中挣扎出去的三丫头,看到糖块的那一瞬间,三丫头立刻就眉开眼笑了。她忙不迭的把糖块装进书包,多云转晴的小脸上眉毛鼻子都挤在一起了。装好了糖块,她转身就跑,忽然又旋风般地转过去,抱着奎礼老汉的头,在脸上“啵 啵”亲了两下。然后飞快地跳开,嘴里大声嚷嚷着:“二爷爷,我爱你。”身后传来一阵笑声。  这时候有几个孩子从村口跑来,也不知道是哪家亲戚的孩子。大一点的男孩一边跑一边嚷:“新媳妇来喽,新媳妇来喽。”  孩子们还没跑到门口,院子里的人已经涌到门口,你一言他一语地嬉闹着,一个个伸张了脖子,瞪大了眼睛,目光追寻着越来越近的拖拉机,生怕错过了什么。  拖拉机开到门口,文杰熄了火,笑容满面地跳下来。他在下面一伸手,小琴站起来,扶着他伸过来的手,轻盈地跳了下来。小琴穿了一条水红色套裙,乳白色高跟鞋,长发扎了一半,余下的那一半很自然的垂在脑后。皮肤白皙的的小琴没有化妆,只是涂了一点口红,整个人看起来娴雅端庄,温婉可人。  同车来的还有小琴的两个姑姑和三个姨妈。乡下人订婚父母是不能去女儿婆家的,一般都是姑姑姨妈或者嫂嫂跟着。这一行六人被众星捧月般的迎进屋里。桌子上已经摆满点心瓜子糖果,簇拥着小琴他们坐下来,素素的大嫂和二婶三婶作陪,本来大家都认识,加上三婶什么场合都自来熟,一群人不时爆发出欢快的笑声。  中午时分,该来的亲戚朋友都到齐了,男男女女一共十二桌。人们在陪客人的安排下陆续入席,订婚宴在在一片祝福声中开始了。   (待续)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皇冠娱乐赌场 皇冠娱乐体育 皇冠注册娱乐场 皇冠注册官网 皇冠注册开户 皇冠注册赌场 皇冠开户官网 皇冠开户娱乐 皇冠开户赌场 皇冠开户体育 澳门赌场网址 澳门赌场官网 澳门赌场网站 澳门赌场平台 澳门现金赌场 澳门赌博网址 澳门赌博官网 澳门赌场注册 澳门赌场娱乐 澳门赌场网址 澳门赌场网址 澳门赌场网址 澳门赌场网址 澳门赌场网址 澳门赌场网址 澳门赌场网址 澳门赌场网址 澳门赌场官网 澳门赌场官网